主页 > 生活在别处 >

解读新西兰留学毕业工签新政:阶层难越,留学产业似旁氏骗局,收

编辑:凯恩/2018-09-08 12:29

  对4~6级学历和非学位7级学历,给予毕业后一年开放工作签证(open work visa),如果是需要职业注册的毕业文凭(Graduate Diploma),可再给一年开放工作签证

  奥克兰以外地区,以2021年12月毕业为分界线,在该时间点之前毕业的4~6级学历和非学位7级学历,给予毕业后两年开放工作签证,否则依旧是给予一年开放工作签证,如果是需要职业注册的毕业文凭(Graduate Diploma),可再给一年开放工作签证

  新西兰留学移民政策的变动,对李静B会有影响吗?有一点,但不大。因为这个阶层的人习惯了摸爬滚打,道德底线很低,他的本质性目标在于原始财富的积累,但至于这种原始积累的手段合不合法,对李静B并不重要。所以,在李静B移民无望后,转而就以其堂兄李静M为其成立的另一家公司ALL AUTO SERVICES LIMITED从事汽车服务业务,开始欺诈新西兰消费者。在被YSHerald青年智库依法稽查后,于今年5月,潜逃回中国。

  2018年8月8日,本周三,新西兰移民局宣布,对留学生毕业后签证及相关工作权利作了调整,将于2018年11月26日生效,主要调整内容大致如下:

  对于8级以上学历,学生就学期间可为伴侣办理基于配偶的开放工作签证,孩子可免费享受新西兰本地教育

  责任编辑:

  留学就是留学,移民就是移民,诉求混杂只能蒙蔽双眼。新西兰留学可以说是个充满骗局的市场,留学移民并不是阶层突破的手段,因判断错误而被痛苦收割的,往往依然是那些,被各种媒体平台的虚假消息,所焦虑着的中产家庭!新西兰华社是当下中国社会的一个真实缩影,下面YSHerald青年智库以三个阶层,在新西兰生活或曾经生活过的,5年及5年以上的三位留学生案例为代表,来阐述我们的观点。

  综上所述,新西兰移民局对留学生毕业后的签证政策,及工作权利相关细则的调整,并非大部分中介和媒体平台意淫出来的重大利好,背后透出的是新西兰令人深深忧虑的负面经济大背景,以及日益艰难的留学生毕业后的就业前景。

  目前,“雷暴”成为了当下中国的一大金融热词,权钱阶层透过金融骗局和杠杆疯狂收割中产家庭。而这些金融诈骗企业的高管和家人子女则事先布局了海外驿站,为跨境稽查追讨制造了难度。面对国内政经环境的不稳定,大批中产家庭处于焦虑中,加上传媒网络的推波助澜,送子女出国留学或移民海外,成为了他们的希望。

  新西兰高校教育品质,在过去10年中一再下降的本质原因,在于其高度的商业化,以新西兰排名第一的奥克兰大学为例,大学经费被大量用于公寓大楼等地产相关投资。另一方面,高校留学行业的产业化收益,为平衡社会阶层矛盾,被补足于新西兰本地学生的首年度免费教育政策。而真正关乎教育质量的,师资等教育关键性投入并没有得到保证。奥克兰大学作为新西兰排名第一的高校,尚且如此,其余的就不用多言了。

  他是YSHerald青年智库于近阶段稽查的跨境欺诈集团人物之一。李静B之前想通过厨师移民,在其堂兄李静M名下公司ORIENTAL WORKS LIMITED(Mosaic Kebab in Westfield Mall Henderson)担任厨师职位,自掏腰包,支付自己的工资和个人所得税PAYE。

  跟随所谓的金融政策导向,投资很可能血本无归;简单相信移民和海外资产配置,你卖掉的一线城市房产,必然再也买不回来;轻信中介嘴里的海外高品质教育,可能留给你的,是一个价值观不完整,中西文化双重缺位,国内外资源依旧缺乏的,那个毕业后依然不知道如何规划自己的孩子,以及一笔,他10-20年都挣不回来的留学账单。

  以新西兰第一高校奥克兰大学为例,根据“时代高等教育”(Times Higher Education)给出的统计数据,奥克兰大学在世界大学综合排名位置从2011年的145,掉落到2018年的192。新西兰本地媒体记者给出的警语是:新西兰再这么下去,200名以内就没有拿的出的大学了( if it continues New Zealand will no longer have a 凤凰娱乐(fh643.com) representative in the top 200)。

  取消所有等级学历的雇主担保签证(employer-assisted post-study work visas)

  消息一出,新西兰华社,各中介等相关留学行业,以及媒体平台争相报道,一副留学业的重大利好,达成了惊人的高度一致。YSHerlad青年智库,认为有必要发出一些不一样的声音,振聋发聩一下当下的新西兰中国留学生,不论你已经到岸,或是正在来的路上。

  然而一旦以PR为目标,那么很容易就一叶障目。在自身IT专业能力和经验不足的情况下,张X强要找到一份符合其IT专业方向的工作,就难上加难。而退而求其次,跟随道德品质阶层较低的李静B,从事与自身专业完全不相关的,以体力劳动为依托的,汽车服务业(洗车、清洁、镀晶等),显示出了这个中产家庭走出来的孩子身上的短视、无奈、缺乏判断力和进退的失距。

  新西兰留学移民政策的变动,对张X强会有影响吗?有,而且很大。中产家庭送一个孩子出来留学,并不容易,学费和生活费动辄百万人民币。所以留学怎么会是他的唯一诉求,当国内父母无法给到过多有价值的社会资源,又不具备国内大学4年同窗所积累的可靠社会关系,那么能不能拿到PR,自然无奈成了出国成功与否的唯一客观衡量标准。

  新西兰留学移民政策的变动,对彭明达会有影响吗?显然没有,钱可以解决的问题,不是问题,来源是否合法,对彭明达也不重要。毕业获得PR后,新西兰对于彭明达这样的人并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地方,新西兰对于这类人而言,只是一个窟,狡兔三窟的窟。回国欺诈“挣”钱,靠的是父亲留给他的利益寻租空间,那是进;事发潜回,利用在中国以诈骗手段侵占的非法所得,开办电视台,采买豪车豪宅,那是退。只不过,当下已经退无可退,被YSHerald青年智库依法稽查中。

  在这个尴尬的局面下,又因之新西兰政府对技术移民分数调整的即有政策,以及对留凤凰彩票(fh643.com)学入学语言标准的提高,导致了净移民数量的大幅下降,留学生缘的大量流失,工党虽然在竞选中表示要控制移民,但目前疲于应对经济窘境,留学政策作为最容易调整的政策,留学产业作为新西兰经济重要支柱产业之一,此时对留学生毕业后的签证政策,及工作权利相关细则的变更,也就成了必然选择,以作平衡。

  前上海禾合影视投资有限公司股东高管,上海快鹿系150亿诈骗案主要涉案人,新西兰中文台NCTV幕后实际控制人,现隐居藏匿奥克兰Ronaki Road,Mission Bay(使命湾)豪宅住所,躲避中国警方追讨。彭明达也曾经是一名留学生,在毕业获得永久居留权(PR)后,回上海从业,后于快鹿系金融雷暴前,携数亿资金潜回奥克兰。

  李静B已经潜逃回中国了,他必将被法办。但是,张X强却被丢到了“坑”里。稍微有些技术移民常识知识的人都清楚,张X强的工作职能是不符合移民条件的,即使职位名称可以杜撰,那么对于成立不久的ALL AUTO SERVICES LIMITED公司,也不具备为其办理PR的资格,其财务状况也不可能达到雇主担保移民的标准。

  所以透过本质看到的真实现象是,在国内被权钱阶层利用各种金融、政策等手段收割了一波的中产家庭,在焦虑中抱着出国留学移民以改善生存状况的初心,实际却是在不知不觉中,被所谓的新西兰高品质留学和移民产业又收割了一波,而在移民政策收紧就业困难之下,像张X强这样的中产家庭孩子,又在走投无路下,或是被迫回国,或是花钱搞定PR,还有更糟的情况,那就是最后还可能被道德底线处于底层的李静B这样的欺诈犯,再以蒙骗手段残忍收割。

  原标题:解读新西兰留学毕业工签新政:阶层难越,留学产业似旁氏骗局,收割中产家庭!

  奥克兰大学IT专业毕业生,中产家庭。因移民政策收紧,求职困难,在李静B以同乡、哥们儿模式哄骗下,以技能培训和入股方式进入ALL AUTO SERVICES LIMITED,凤凰娱乐(fh643.com)以求移民。

  中产家庭,作为社会阶层的中坚力量,为什么一再被无情践踏和收割,除了法律制度和道德层面存在的严重缺失,身为中产,是不是应该停下盲目的脚步,重新审视当下自身所处的社会位置,停止人云亦云,反思那些所谓被编织出来的美好,看清楚现实是不存在弯道超车,真正做到深刻理解,要完成自身价值的提升和阶层跨越,所要面临的得失和代价。

  一个国家,任何一项政策的推出,都要立足其经济环境。根据YSHerald调研显示,当下,中美贸易大战,全球经济环境多变,新西兰商业信心指数持续下滑、房地产市场放缓;以建筑业为支持虽然保证了相对较低的失业率,然建筑行业产能瓶颈早见,因专业技能劳工难觅,成本升高,融资困难;银根紧缩,放贷收紧,通胀低迷,仅靠开征燃油税虚假拉动通胀;生活租房等成本上升,挤压日常消费支出,导致在过去一年中,大批零售、餐饮等行业客户和消费流失超过50%以上;出口虽然受益于较低的纽币汇率,然而在产量产能方面仍旧面临局限;旅游人数虽呈现增长,但以航空服务为例,中国-新西兰航线为例,机票价格竞争加剧,跨境游成本下降,走向普及化,而旅游人均消费,和旅游行业利润呈现下滑。

  7级或以上学历给予三年开放工作签证

  新西兰的客观真实情况是,经济处于下行,市场为留学生可以提供的就业岗位极其有限,大量中国留学生在毕业后找不到对口专业的工作,长时间从事餐饮服务,商业零售,建筑施工等,与其专业毫不关联的,以劳动力为基本需求的行业。而新西兰国家政府和教育机构,则大力鼓吹教育品质和教育创新,留学企业和中介等行业顺势推波助澜,配合缺乏专业和独立性的媒体跟风报道之下,新西兰及其留学移民蓝图,被华丽包装成了一个为中产家庭量身定做的,庞氏骗局收割机。新西兰实际需要那么多会计、IT科技、商科专业的人才吗?显然答案是否定的,那么既然不需要,为什么又整合出了这一副假象呢?

  新西兰经济下滑,企业经营将面临更大的成本压力,首先会考虑的是缩减支出和采购,裁撤人员。新西兰本地市场第一会考虑的将是维护本地Kiwi就业的持续稳定性。别忘了,新西兰储备银行的政策双目标,除了通胀,就是保就业稳定。所以,留学生毕业后的生存空间,实际上面临的是被挤压,和边缘化。